我家奶布噢

作为资深腐女的我就是没有文笔、
―――想写文却没有文笔的偶.―――

《关于杰克先生怎么会变成兔砸这件事》

*一发完
*杰佣,奈布狼皮,杰克原皮

1.
奈布一早醒来,发现杰克不见了。

“杰克一般不会这么早起来啊,他在外人前是风度翩翩的绅士,在家里,简直就是pig一般……”奈布嘟囔着,看了看钟表,七点整。

“算了,还是在床上找找我的护腕在哪比较好。我的宝贝护腕……”奈布在自己的床上找来找去,就是找不到。

在杰克的床上,奈布翻开了他的被子。

“哎呀我――[哔]”从来没有爆过粗口的奈布,现在的表情是……蒙逼的。

被子里竟然有一只带着礼帽的,穿深黑色燕尾服的兔子!

正当奈布蒙逼之时,这只兔子睁开了眼睛。

还浑然不知自己变成兔子的杰克,伸出爪爪,对奈布说到:“小奶布,你不睡吗?现在不是只有七点嘛?”奈布吓得浑身一激灵,就不由分说的把杰克残忍地抓进了笼子里,气势汹汹的向外走去。

“艾玛!艾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艾玛正开心地浇着花呢,就被这吼声吓了一跳。

“怎……怎么了,奈布?”艾玛问道。“这只兔子是你的吗?”“啊,我找找看……”艾玛走出她的花园,来到她的宠物房。

“好像不是我的哎,但你不养的话,也可以给我。”艾玛说完,便摸着杰克的毛毛(??),边摸边把他放了出来。

杰克“嗖”的一下窜上了艾玛的肩膀,蹭蹭艾玛的脸蛋,对奈布翻了个白眼,想:让你把你老公扔出来,让你尝尝失去老公的滋味!

奈布这下又蒙逼了:这只兔子是神仙吗?还对我翻白眼?不过转念一想,自家的杰克是不是回家了,便和艾玛再见,飞快的跑回家了。

奈布回到家,发现杰克还是没回家,便有些烦躁。到了中午,杰克还是没回来。奈布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,索性去艾玛家串串门。

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奈布整个人又傻了――艾玛家竟然堵满了人!这艾玛家平时很清闲啊,今儿这是怎么了?他呆呆地站在门口,平时从不露出的尾巴和耳朵这时也冒了出来。

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脑袋,他才清醒过来,发现是艾玛,便问:“你家……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“啊啊,还不是你送来的那只兔兔!他太可爱了!竟然还和杰克先生一样会行绅士礼!竟然还会说话!我带你去看看!”艾玛说完,就拉着奈布跑去了宠物房。

看到了那只小兔子,奈布莫名的有股说不出来的情绪。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,呆呆地望着兔子,头上的狼耳一动一动的,脸也变得红扑扑的。

“杰……杰克?”奈布小心翼翼的问道。只见兔子张开了嘴巴,兴奋地说到:“奈布奈布,我要回家,我都等你一早上了,早上向你翻……翻白眼的事对不起了。原谅我吧!”说完,便蹦到了奈布怀里。

奈布不顾大家疑惑惊愕的眼神,便光速逃离了事发现场。

“你是杰克是吧?行,你变个人形出来,我就相信你!”奈布对兔子恶狠狠地说道。“可以是可以啊,但是我只能变成幼儿形态1,估计抹不掉兔儿啥的……”“别废话了,快快快!”奈布迫不及待地说道。在一团浓雾中,缓缓走出来一个小蓝孩,头上顶着兔儿微微颤动着,光着身子,手上拿着礼帽。“这样可……”杰克还没说完,就被奈布抱到床上,只见奈布开心地大喊道:“我有生之年终于可以反攻啦!”说完,便开始了新的旅程……

忽然之间,奈布听见轻轻的一声“小奶布”,便睁开了眼,看到杰克似笑非笑的脸庞,便指着他惊恐地说到:“你你你……你不是有那个什么……兔耳……什么的……还被我……”杰克被他的傻样子逗笑了,但还是笑眯眯地问他:“还被你怎么了?我和你说,我都听见了你的想法。”

想反攻?这辈子都不会的。